咸鱼却安柒今天也在咕咕咕

圈名却安柒/青无鸦,绑画原一
目前沉迷龙哥不想更文
cp洁癖重症患者
是个暴躁老哥
试图写出很温柔的文字

【杰园】举报那个斯莱特林!【61-70】

◆HPparo小段子,私设多如山

◆轻松搞笑无厘头

◆以上





————————————————————————————————————————————————————————————————————————————————————————————————





【61】

举办火焰杯的过程中其实并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比如未满17岁的少年突然被选入火焰杯然后一个秃鼻子怪突然出现开始抢人什么的……咳咳咳那都是隔壁片场的事了。

倒是艾玛坐在特等席里奥旁边看见龙的时候震惊了许久,然后挥舞手臂兴高采烈地对里奥说:“教练,我想学这个(划去)爸爸,我想要这个!”

里奥:“等等闺女你想清楚!这是龙并不是家养小精灵!它们会喷火的会让你变成和杰克那个秃子一样的!”

杰克:“……里奥教授我全都听见了哦,以及我有头发我不秃。:)”





【62】

所以关于火焰杯的确没有什么重点可以描述的事情,真的绝对不是因为作者那个混蛋偷懒哦!绝对绝对不是哦!

晚上的舞会邀请的是四年级及其以上的学生参加,而一年级生到三年级生都要好好待在各自的寝室里学习和睡觉。艾玛一想到杰克参加了舞会,那个德姆斯特朗的媚娃贵族女生一定会死死纠缠着他不放,就觉得有一口气憋在心里。

“艾玛,你怎么脸色不好,是生病了吗?”艾米丽担忧地把手放在艾玛的额头上。

“没有!我才没有在想杰克学长那个大混蛋!”艾玛突然大声地喊了出来,然后直接倒床上就把自己用被子严严实实地捂住睡觉了。

艾米丽:“……”你刚刚好像吼出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东西啊?!





【63】

最后名次公布的时候,杰克毫不意外地为霍格沃茨争取到了第一的荣誉。

“你看,杰克学长是真的很受欢迎呢。”艾米丽撑着脸看着不停接受祝贺的杰克,发出有些羡慕的声音,“对了艾玛,你不去祝贺他吗?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帮你父亲照看你的人吧?”

“他哪里需要我的祝贺……那边不是有人去了吗?”艾玛努努嘴,艾米丽看见那个媚娃血统的德国女孩扬起一个完美的笑就向那边走了过去。

“艾玛……我觉得你,吃醋了。”





【64】

“吃醋?我才没有吃醋!”艾玛不小心拔高了声调,离她近一点的学生都听到了这句话,顿时沸腾了起来。

“格兰芬多二年级的伍兹小姐吃醋了!”

“吃谁的醋呀?”

“哎呀你忘记了一年级的时候杰克学长可是把他家的祖传魔法书都给她了……”

“胡说!杰克学长明明跟伍兹都订婚了!吃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再一看那个媚娃血统的女生脸都绿了。





【65】

杰克此时无比庆幸霍格沃茨这帮魔法不好好学就知道八卦的人的流言居然起到了这样的作用。

他轻咳了一声,仿佛要在那个女生的心里印证什么一般瞥了她一眼,问道:“有什么问题吗?小姐。”

“没有。”女生挤出一个猪肝色的强颜欢笑,扭头就走。

杰克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隔着长桌对艾玛比了一个胜利剪刀手。





【66】

可惜艾玛正羞愤地低着头疯狂吃盘子里的水果沙拉,没有看见。

杰克有些尴尬地默默收回了自己的手。





【67】

火焰杯过去没多久就开始放假。等到艾玛上三年级的时候,杰克逐渐发现,艾玛和别的格兰芬多的男生的交往明显变多了一些。

比如说那个叫威廉·艾利斯的家伙,据说在他上的麻瓜的学校里还是个什么橄榄球队的队长,听上去牛逼轰轰的,现在天天就喜欢在女生面前抱着橄榄球冲刺【裘克语】。

比如说那个叫克利切·皮尔森的家伙,仗着自己会做很多新奇的小玩意儿,总是把艾玛逗得咯咯直笑,他上次送给艾玛的七彩手电筒居然还被艾玛留着【艾玛:别人送的礼物怎么可能扔掉啊?!】!

比如说那个叫奈布·萨贝达的家伙……呵。

杰克面无表情地看着奈·不善言辞·心机·布对艾玛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然后艾玛牵着他的手就要去地窖给他补习魔药学。

“杰克学长!杰克学长你手里的叉子怎么变形了啊啊啊?!!!”





【68】

“艾玛,我发现你最近和男孩子走得很近。”杰克打着里奥教授不让女儿早恋的名头,很是严肃地把艾玛叫出来开始循循善诱。

“有吗?没有吧……”艾玛认真思考了一下,摇摇头,“只是朋友啊,大家都是一起玩的!而且奈布的天文学成绩很好,我给他补习魔药课的时候他会给我补习天文学的。”

“你听我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说是朋友和互帮互助,其实说不定就在想着怎么对你图谋不轨。”

“……不是,杰克学长,你怎么跟我老爸一样在这方面对我很着急啊……而且我怎么觉得你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完全跟你口中所描述的大猪蹄子一个样儿呢……”





【69】

杰·大猪蹄子·克最近有点忧伤。

他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应该和里奥商量商量,于是这个七年级的级长敲开了里奥办公室的门。

“里奥教授,我觉得关于艾玛小姐和男生走得很近的问题,如果你不想多出个乱七八糟的女婿的话,或许你可以考虑管管了……”

“谁?谁觊觎我女儿?!”里奥反应迅速地开始掏起了自己珍藏多年的脆脆鲨,“是那个铁头娃?还是成天只知道玩手电筒的皮皮森?还是说那个老是带着兜帽的杀马特洗剪吹?!”

……不是,您好歹是个教授这么说自己学校的学生真的合适吗?!





【70】

“卧槽!为什么今天裘克教授追着我打?!我没犯事儿啊?!”这是丝毫不知道里奥拜托裘克给某人一个教训的威廉。

“克利切也没犯事儿啊,为什么要用钩子疯狂抓捕克利切……手电筒都打掉啦!班恩教授别呀!”这是丝毫不知道里奥拜托班恩给某人一个教训的克利切。

“……杰克学长?”奈布抱着一摞书正要去地窖的时候被杰克拦下了,他有些疑惑地抬头看着这个贵族学生。不得不说这种要仰视别人的感觉真是糟糕,尤其是在面对杰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更加糟糕了些。

“萨贝达先生,你又是要去找艾玛小姐吗?”他的声音温温和和的,神情却冰冰冷冷,隐约透露出了一丝锐利。

那是艾玛所不曾见过的杰克的第三面。

评论(10)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