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却安柒今天也在咕咕咕

圈名却安柒/青无鸦,绑画原一
目前沉迷龙哥不想更文
cp洁癖重症患者
是个暴躁老哥
试图写出很温柔的文字

【杰园】举报那个斯莱特林!【51-60】

◆HPparo小段子,轻松搞笑无厘头

◆高考加油!

◆以上





————————————————————————————————————————————————————————————————————————————————————————————————





【51】

因为帮艾玛挡了一下游走球的缘故,杰克的手臂毫不意外地被打断了,撞击使得他甚至差点无法控制扫帚的飞行方向,最后单手挂在了凌空的扫帚上缓缓降落。学生们纷纷惊呼起来,教授们更是霍然起身蹙起了眉头。艾玛一把扔掉自己的扫帚,跑过去抱住了杰克。

“艾玛小姐,你刚才可是差点碰到我的手伤了。”杰克开玩笑般地调侃一句,试图缓解掉艾玛的紧张和担忧。他伸出了没受伤的那只手环住艾玛,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杰克学长是笨蛋!”艾玛低低嘟囔了一句,毫不淑女地一拳砸在了他的胸口处。





【52】

“小艾玛,我想就算你们再怎么不愿意分开,也得让我把杰克带去医疗翼吧?”班恩好整以暇地看着两个人嘀嘀咕咕地把话给说得差不多了,才走过去打扰气氛。

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全校面前抱住了斯莱特林级长的艾玛突然脸变得红通通的,尴尬地赶紧放开了杰克。

“小年轻啊,谈恋爱也不要太过火哦,至少大庭广众之下的,还是给某人一个台阶下。”班恩施了一个漂浮咒,语重心长地对艾玛说教,嘴角还向边上努了努。艾玛转过头去看,里奥早就已经迅速地从看台走到了球场里,脸黑成了一团,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拿出他的脆脆鲨。





【53】

“对不起,是我没有注意到游走球,你来救我才受伤的。”艾玛很是抱歉地站在医疗翼的床头给杰克道歉,“其实本来也不用你来挡的,爸爸当时正在念咒试图把那颗游走球停下来,说不定就算你没有挡过来,也是不会伤害到我的。”

“只是下意识的而已。”杰克看着窗外淡淡地说,“艾玛小姐,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不用对我道歉。”

“可是……”

“如果真的觉得抱歉的话,能给我削个苹果吗?”杰克转过脸来对她挑了挑眉,“对,不用魔法,亲手削的那种。”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陷进了一个什么奇怪的固执里面。





【54】

于是奈布开门来找艾玛的时候,就发现艾玛把一个苹果举到了杰克嘴边,还发出“啊”的声音示意杰克张大嘴接受投喂。门开的时候四道目光整齐地扫向奈布,然后艾玛有些尴尬地将苹果一把塞进了杰克的嘴里,缩回了手。

“@%&$#?!”

……一定是我开门方式不对。

奈布迅速关上门,然后再一次小心翼翼地拉开,就看见杰克一边呛着气一边用完好的那只手把苹果从嘴里拿出来,艾玛轻柔地给他顺着背。

“……”不是,这老夫老妻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55】

“杰克,这一次我是真的要谢谢保护了我的女儿。”里奥一脸严肃地表达了自己的感谢,随即语调一转,“但是,就凭这样,我还是不会把艾玛嫁给你小子的!”

“???”里奥教授你脑子里究竟想了有多远啊除了你女儿谈恋爱嫁人这件事之外你还能再想一点别的吗?!艾玛小姐她才十三岁啊还只是个孩子啊!如果让她知道自家父亲天天都是这么想的那肯定会哭的哦?!真的真的会哭的哦!





【56】

伴随着杰克的手臂逐渐愈合,火焰杯的时间也很快就临近了。不得不说斯莱特林的这位级长平时看上去不太爱搭理那些不熟的人,但是可以说是相当的有魅力了。就在他受伤期间,成吨成吨的水果零食乃至于随堂笔记都堆满了整个医疗翼。

以至于班恩的鹿角上挂着好几串叮铃叮铃响的蝴蝶结铃铛。

“下次你再受伤,我就让你横着进来躺着出去。”班恩面无表情地摘掉了把他装饰成双马尾的花环铃铛。





【57】

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的学生到达霍格沃茨的时候,艾玛正在地窖炸坩埚。原本作为斯莱特林的级长,杰克是应该在欢迎仪式上亮相的。但此刻这个瘦瘦高高的贵族巫师正坐在艾玛旁边指导她的魔药学。

“其实按着流程来做我是应该不会出错的,而且小的时候爸爸就已经交过我基础魔药学了,但是杰克学长你不去参加欢迎仪式真的好吗?”

“身为贵族和级长并不意味着我总是愿意去参加那种热闹的聚会,比起那些,我倒是觉得和艾玛小姐你待在一起更令人感到舒服。”杰克耸耸肩,“嗯,里奥教授倒也不介意我留在地窖。”

十几分钟后瓦尔莱塔把被缠成了茧的杰克扔到了大厅。





【58】

稍微有些丢人的出场并不能影响杰克在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队伍中某些女生眼中帅气绅士的形象,进食时一个看上去有着媚娃血统的女生端着她的盘子直直走到了杰克身边坐下,打了一个招呼。

“听说你是英国的纯血贵族。”女生漫不经心地摆弄着餐具,注意力全在杰克身上,“我想,既然如此,你一定很乐意认识同样的贵族……不过稍微有一点不同,我是来自德国的。”

“乐意至极,小姐。”杰克微笑着回了一句话,目光瞥见格兰芬多长桌那边艾玛忽然扔下吃了几口的牛排,下椅子就走,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

“但是抱歉,我现在有事处理。”他对女生微微颔首,起身向着艾玛离开的方向走去。





【59】

艾玛觉得稍微有些气馁,只不过是看到杰克学长跟别的女生说话而已,就觉得好像是自己的什么东西被抢走了。

那个女生不就是……长得比自己漂亮了一点,身材比自己魅惑了那么……很多而已啊!一个小丫头片子怎么才能跟一位快要成年的少女比呢?

坚持把杰克当作自家哥哥的艾玛愤愤地在心中咬起了小手帕,一个没看路就Duang地撞上了人。

“哎哟痛痛痛痛痛!”只不过是撞到了人,怎么这么痛?!艾玛捂住额头,抬眼就看见奈布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她,表情完全就是根本没有想到她会撞上来。

“刚才开宴之前里奥教授刚好离我很近就说让我去给他找块东西磨一磨脆脆鲨,我想那么大的脆脆鲨一定要找一块很大的石头磨才好,所以我就扛了这么一块大石板……”奈布有些歉意地从衣服里掏出一块巨大的石板。

够了!就算我信了你的解释,谁会把那么大一块石板塞在自己的胸前啊?!而且你究竟是怎么做到把它塞进去的啊?!





【60】

“你怎么了,好像不是很开心?”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奈布决定还是先不管石板的问题。

“没什么,一点小事情。”

“欢迎晚宴应该才开始吧?你吃饱了吗?”奈布疑惑地看着她,“我听在厨房工作的家养小精灵说,今天晚上还有巧克力弹跳刨冰……”

“不,我只是出来透透气。”艾玛理直气壮地拉着奈布的手就往大厅里走,“牛排都还没有吃完,怎么可以临阵脱逃!”

“……”

一个修长的身影默不作声地站在角落里听完了这段对话,等到两个人的背影都消失在视野中的时候,他才扭头向着大厅走去。

评论(7)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