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却安柒今天也在咕咕咕

圈名却安柒/青无鸦,绑画原一
目前沉迷龙哥不想更文
cp洁癖重症患者
是个暴躁老哥
试图写出很温柔的文字

【all叶/联文】城池之下 02

※脑洞的产物,对于文科渣来说历史不好各种bug见谅,私设一大堆,OOC有

※all叶向联文【城池之下】02章,欢迎订购联文tag。

————————————————————————————————————————

      早已是入冬,不过晚饭的时间,夜幕便很快笼罩了整座城镇,天边染上水墨一般的暗蓝色。穿过大街小巷,零零碎碎的灯光给寒夜添了一丝暖意,中心街道一侧坐立的那座门宽宅大的武馆也已点上灯火,朱红色大门两边明明灭灭的亮色映清玄木的牌匾——

     嘉世。

     可惜,在今夜之后,它将会是另一个新的嘉世。

     黑夜里,一道影子悄无声息地疾速掠过,很快融入暗色中。在这一条干净的青石板路上,空气中隐隐漂浮着血腥的气息。

     “跑了!”后来的一拨人里有人低低汇报一句,声音好像很急切的样子,“怎么办?”

     “怎么办?”为首的人恨恨地瞪了先开口说话的人,“还能怎么办?回去!再向那边跑就不是我们的地盘了,我们打不过他的!”

     “不过他会回来的,毕竟……苏沐橙还留在嘉世呢。”







     广州,蓝雨商会。

     “老板你看今天的报纸!这上面说叶秋叛国当了汉奸啊!这怎么可能?!老板你说你信吗?反正我是不信啊!嘉世那边肯定是胡扯的!叶秋他……”

     “少天,隔墙有耳。”喻文州转过身笑笑,嘴唇微动轻吐出六个字,恰好是对方能够听见的音量大小。如此一番,黄少天不甘心地闭上了嘴,狠狠把才买的报纸拍到办公桌上,手在暗里攥紧了。

     “事出有因,不过我倒是,也不相信这报纸。”喻文州徐步走到自己办公桌前拿起那份报纸看着,面上依旧保持着温和谦谨的笑,只是那一刹他的黑眸里有剑一般雪亮的光华闪过。

     “那就让叶秋这么……”

     “既然报纸上照片和画像都没有,那叶秋也就还是极其安全的。外界也没多少人见过所谓嘉世武馆的最强‘一叶之秋’的真面目的吧?况且,”黑发黑眸的温和男子顿了一顿,握住报纸的手渐渐不自觉地将其捏皱,“这世上叫叶秋的人,也不止一个。”

     “我不是正好要去杭州出差吗?我顺路去找他!他应该不会离开那里太远的……顺便把事情问清楚。”黄少天本身是一个冷静沉稳的人,不然也不会在这样的乱世之中依旧高坐蓝雨商会的副会长之位。可是他对叶秋的事实在是放不下心,一个想法冒出来之后便想去实践。

     “也好。”喻文州点了点头,垂下的眸子里晦暗看不出情感。直到黄少天走出房间、门轻轻扣上的声音响起,他才缓缓抬起头看着门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身为大商会会长的他自然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走开的,现下周围的眼线也不少,要是自己为了这种理由要跑去的话……怕是会引起“那边”的怀疑吧?

     还真是让少天先捡了个便宜啊。

     喻文州最后淡漠地扫了几眼报纸上的文字,然后一把将它扔进了垃圾桶。

     “咕咕咕咕。”

     他转过头,只见窗沿上停了一只信鸽斜着头瞅着他,翅膀再次扑打发出翙翙的声音,左腿上还绑着一个看上去有几个年头的竹信筒。

     荣耀?喻文州稍微有些惊讶,走过去轻轻取下信筒。

     纸上的字迹不清秀却彰显着主人的个性。

     果然吗……虽然是意料之中,可是,还是稍微有些,不甘心呢。






     两天后,杭州兴欣酒楼来了一位压着灰色帽子的男子,手里提着一个棕色的行李箱,肩头还站着一只雪白的信鸽。

     “来了啊?我还以为你没收到荣耀的信呢。”坐在进门右侧第一张桌子的男子慢悠悠地点了支烟,表情慵懒得像一只猫。“坐吧。”

     “荣耀都送到老板房间去了!不过还好老板给我看了信啊。诶诶你说你,怎么就跑小酒楼来当伙计了?这报纸上都登出来了!我可不相信你是汉奸啊,要是你真是汉奸我就去吃算盘!还有这么重要的事你也不去澄清一下?”黄少天一坐下就压低了声音开问,“还有你为啥改名叫叶修啊?嘉世哪里出问题了?也不带着苏妹子一起逃出来?”

     叶修闻言,只是沉默一下。信鸽“咕咕咕”地叫几声从黄少天的肩上跳下来,转溜着黑豆般的小眼睛看着他,好像在安慰什么。

     “没什么,陶轩和刘皓看我不顺眼而已,不过他们倒是不会很针对沐橙的。”叶修伸出手开口,那只名叫“荣耀”的信鸽便扑腾过去紧紧抓住他的手臂站着,“至少沐橙在嘉世里面还能过得好一点,跟着我在外面能讨到什么好?”

     黄少天看着他,目光有些阴暗。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啊。”叶修挑眉,“反正我的脸还没暴露呢,也抓不到我。我又不是汉奸我心虚什么?”

     “可是别人不相信啊!万一哪天你上街碰到陶轩他们了怎么办?不行,那肯定得乱成一团!要不你跟我回蓝雨吧?我们那里可以躲躲还挺安全的,也不少你一个人的饭!”黄少天把手撑在桌子上向前凑着,脸离叶修有点近,“老叶你……”

     “别多想,我现在挺好的。”叶修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苹果递给黄少天,“填填肚子?”

     “我靠我堂堂蓝雨副会长到你们这里你就给我个苹果……”

     “别激动,其实我找你来还想让你帮忙办点事儿。”叶修赶紧打断黄少天的话,生怕对方一个刹不住车就这么滔滔不绝地讲下去。

     “说吧。”虽然用一个苹果来这么对待他……够寒碜,不过毕竟是叶修亲手给的,黄少天还是接了过来捧在手里。

     “我在怀疑陈夜辉,你帮我查查。我也让沐橙注意着,她在内里查,你就在外面查。”叶修吞吐着烟雾,笑容淡淡却看不出什么情感,“像某些叛徒,就应该自己亲手斩杀。”

     他的声音很轻,轻到竟然有些诡异。

     “不对我为什么要帮你啊?要是把我自己牵连进去怎么办?你总得给我一点好处吧?没有好处我才不干!你以为我是白做事的吗?!老叶老叶你有什么好处给我啊,不如你当我向导陪我在杭州玩几天吧?算是抵了我帮你做事的雇佣费了!”黄少天是个典型的机会主义者,这话说得真不错。

     “……”叶修总觉得倒数第二句话暴露了黄少天的本意。“要好处干什么?咱俩谁跟谁啊?”他对着黄少天懒洋洋地笑了笑,没有嘲讽意味的时候很温柔。

     黄少天感觉自己心跳好像又加速了。

     “那是!咱俩谁跟谁啊?这事我干。”黄少天一时头脑发热立马就答应了下来,一句话都不超过十五个字了。

     “呵,”叶修看着莫名激动的黄少天,挑了挑眉,“干活前先吃顿饭吧,我让老板娘给你少收点儿。”

     “……诶不对啊难道不是免费的吗老叶你给我解释清楚啊!找我干活你也不能这样啊连吃住都不包吗?!你别不说话!你这是存心坑我呢吧?!我告诉你我……”

     黄少天虽然走在叶修旁边快速地翻着嘴皮子,可是他的嘴角却不由自主地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TBC.

————————————————————————————————————————

今天是黄少生日,给发点黄叶糖√

黄少生日快乐(๑•̀ㅂ•́)و✧

于是那只信鸽名字叫荣耀

你们谈人生去找旁小白不关我的事xxxxx

评论(28)

热度(91)

  1. 浅祷柯白一_我杀江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