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却安柒今天也在咕咕咕

圈名却安柒/青无鸦,绑画原一
目前沉迷龙哥不想更文
cp洁癖重症患者
是个暴躁老哥
试图写出很温柔的文字

【杰园】举报那个斯莱特林!【1-10】

◆是之前那个HPparo的脑洞小段子

◆私设多如山,轻松搞笑无厘头,跟着剧情慢慢推动……

◆略微all园倾向,大部分亲情友情向

◆以上

————————————————————————————————————————————————————————————————————————————————————————————————





【1】

位于苏格兰的霍格沃茨是欧洲三大魔法学校之一,每当暑假就会开始着手招收新的学生。新一年新生入学晚会的时候,斯莱特林院长里奥得意洋洋地向同事们炫耀自家可爱的小女儿也在新生队伍里。

“你们不知道我家艾玛有多可爱!”他几乎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声喊着,“我家艾玛从小就精于魔药,班恩你一定想不到她在这方面是有多么的有天赋!”

“……”斯莱特林的小蛇们纷纷侧头扶额,自觉有些辣眼睛地根本不去理会这个一当谈及女儿就变得一点都不斯莱特林的院长。

“我可是斯莱特林的院长,我家艾玛一定会进斯莱特林的!你说是吧,杰克?”

身为级长的杰克看着里奥背后出现的迷之小红花背景,诡异地停顿了一下,才应下了声。





【2】

“嗨,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艾米丽·黛儿。”在城堡外等待教授安排的艾米丽东看西看,然后拉了拉离她最近的女孩的袍子。

“我叫艾玛·伍兹。”棕发的小女孩好奇地打量着这个站在她旁边和她搭话的女生,“你是来自麻瓜家庭的吗?”

“麻瓜?”

“在我们巫师世界里,我们是这样称呼普通人的。”艾玛向她解释道,“那你知道霍格沃茨有四个学院吗?分别是格兰芬多,斯莱特林,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虽然我爸爸是斯莱特林的院长,但我其实更想去格兰芬多!”

暂时还不太明白学院之间矛盾的艾米丽只是很淡定地听着她讲话,被里奥恳求偷偷溜出来看看艾玛的裘克教授顿时一口老血咯死在喉咙里。





【3】

“裘克,你怎么了?”里奥有些不太明白,自己刚才就只是让朋友出去看看自家女儿而已,怎么裘克回来的时候用一种无比怜悯同情的眼光看着他?

为了不伤同事的心,裘克决定说得委婉一些,于是他清了清喉咙,开口:“嘿老伙计,我觉得,或许你该考虑换一个学院呆一呆了。”

里奥:“???”





【4】

戴上分院帽进行分院仪式是霍格沃茨的传统,里奥坐在教授席上暗暗搓手手等待着分院帽把她的亲亲小可爱分到自己学院。只是艾玛站在队列的后端,估计还要等上一会儿时间。

……

“奈布·萨贝达!”

“格兰芬多!”

“艾米丽·黛儿!”

“格兰芬多!”

……

“你说今年的格兰芬多会不会有些多啊?”裘克啧了一声,有些郁闷地看着老友。

“怕什么!我女儿一定是斯莱特林!”

“艾玛·伍兹!”

“格兰芬多!”

“……”斯莱特林的小蛇们回过头来同情地看着他们的院长,裘克挂着一种理解的表情拍了拍里奥的肩膀,某位院长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脸好痛。





【5】

杰克坐在斯莱特林长桌的第一位,默默地目睹了整个过程。他把目光转向艾玛的时候,棕发的小姑娘正欢呼着一蹦一跳地向格兰芬多的长桌扑过去,像一只可爱的兔子。

“……”嗯,虽然完全无视了教授席上心都快碎了的老父亲。

不过这样活泼的女孩子,果然比较适合成长在一群狮子里面吧?

这样想着的杰克,嘴角一闪而过一丝转瞬即逝的笑意。





【6】

“你是不是下了什么奇怪的咒语?!为什么我可爱的宝贝女儿会被分到狮院去?!”

据说里奥当即就抄着他的脆脆鲨提起了管理分院帽的教授的衣领,表情变得有些恶狠狠的,然后他就被自觉丢脸的裘克和瓦尔莱塔一左一右给架了回去。

“你知道,一提到和他女儿相关,他这里,”裘克指了指脑袋,“就会出点问题。”

分院帽管理人吓得瑟瑟发抖,还没有回过神来,条件反射地一个劲儿点着头。





【7】

晚宴开始的时候,艾玛注意到她的左手边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男孩子缓缓地切着牛排,兜帽遮住了他大半张脸。这是一个和她一样的新生,艾玛记得住他的名字,好像是叫奈布·萨贝达。

……话说这个性格真的不是斯莱特林吗?

这样默默想着的艾玛,还是决定和对方打个招呼。她擦了擦刚拿过大鸡腿的手,然后友好地对男孩伸了出去:“萨贝达先生,初次见面,我叫艾玛·伍兹,我们能够做朋友吗?”

奈布转过头来,仿佛呆了一呆,然后放下刀叉握住了艾玛的手:“嗯。”

教授席上裘克双手拖住疯狂祭出脆脆鲨想去砍人的里奥,“和我女儿握手的那个大居蹄子是谁?!吔我脆脆鲨啦!”





【8】

变形课老师居然是裘克,这让艾玛觉得很意外。毕竟小的时候这位小丑叔叔会经常来他们家串门蹭饭,艾玛对他还是很熟悉的,但是对于裘克会魔法的这个方面……

“艾玛你看,叔叔给你变魔法哦。你看这只玩具小猪,我把它用布盖上施一个魔法,然后再把布拿掉……你看它还是一只玩具小猪!”

“???”

四岁的艾玛用一种“你怕不是傻子吧”的眼神看着裘克。





【9】

“据说班恩教授的魔药课可严厉了,而且他还是斯莱特林出身的,搞不好会一个劲儿地扣格兰芬多的分呢。”玛尔塔坐在艾玛旁边,小声地嘟囔着。

“其实斯莱特林的教授们也是很好的呀。”从小在斯莱特林的蛇群里面长大的艾玛小狮子眨了眨眼,表示很不能理解,“班恩叔叔既然是魔药课教授,那么他一定很热爱魔药,还会把自己贡献出去熬药的吧。”

玛尔塔:“???”

天真的艾玛:“啊,鹿茸不是一味很名贵的药吗?”

还没有走进教室的班恩,突然觉得自己的鹿角有点痛。





【10】

肯定有学生在不怀好意地诅咒自己!

班恩愤愤地想着,翻开了花名册:“玛尔塔·贝坦菲尔!请你告诉我,丹形乌头和狼毒乌头的区别。”

玛尔塔一脸茫然。

艾玛试图提醒玛尔塔,但是班恩一个眼神扫过来,把她凶到了。鹿头教授秉着公正无私【其实并不】的心情想要给格兰芬多扣几分,就看见艾玛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那一秒班恩觉得自己想到了很多事情,比如说小的时候不小心用钩子勾掉了艾玛的一缕头发就被里奥用脆脆鲨按在地上摩擦……

“咳咳,格兰芬多加十分。”

全班:“???”

评论(9)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