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却安柒今天也在咕咕咕

圈名却安柒/青无鸦,绑画原一
目前沉迷龙哥不想更文
cp洁癖重症患者
是个暴躁老哥
试图写出很温柔的文字

【杰园】玫瑰战争 Captain 7(完)

◆架空英伦风,私设多如山,前篇走主页

◆520到啦!刚好写完。产粮自己吃!美滋滋

◆以上





————————————————————————————————————————————————————————————————————————————————————————————————





“童话里的故事都是说过,王子和公主最终都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Action

“噢,艾玛,这套婚纱真的是棒极了,简直不能再适合你!”艾米丽被艾玛邀请来到伯爵别墅欣赏园丁小姐的婚纱时,忍不住赞叹了一句。为了给两位小姐留下充足的时间和空间,杰克特意回避了一下,透过二楼的落地窗可以看见他正坐在别墅花园的长凳上读着一本书,周围拥簇着红玫瑰。

“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能够在婚礼上穿上最美的白婚纱呀,光是想想当年维多利亚女王带领起风潮的那套白婚纱,就觉得心驰神往。”艾米丽围着婚纱转了几圈,最后停在艾玛面前,“没有想到你结婚的这一天来得这么的快,我还想着可能在好几年后才能够送出你的新婚礼物。”

“就连我也没有想到。”艾玛还是如同往常那样摆弄着桌上花瓶里的红玫瑰,偶尔抬起头来对她笑笑,“真的很难想象像杰克先生这样优秀的贵族绅士,会愿意娶我这一个平凡的园丁。”

“你呀,可就开玩笑吧。”艾米丽无奈地伸出食指戳了戳艾玛的额头,“大家都说你长得像一位公主,嫁给杰克先生,可算得上是一位公主可以享受到的待遇啦。”

“艾玛,”医生小姐忽然直起了身子,有些温柔地双手捧起了她的脸,“祝你幸福。”

艾米丽走的时候,杰克专门吩咐家里的管家为她寻了一辆马车。艾玛站在花园门口目视着最好的朋友远去,瘦瘦高高的英国绅士就默不作声地立在她身后,直至她再也看不见那一辆马车。

“要回别墅里面去吗?”当口的风稍微有点大,杰克脱下外套裹在艾玛身上,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肩膀,把人带到自己的怀里。

“杰克先生就不好奇一下,刚才艾米丽和我说了一些什么吗?”

“如果是艾玛小姐不希望我知道的事情,那么我是不会问的。”他伸出手,温柔的拢了拢艾玛耳边的碎发,然后把自己的手抚在她的脸上,轻声道,“所以,你愿意让我知道吗?”

艾玛被他逗得咯咯笑起来,脸却没有离开杰克的手。她用力地踮起脚尖用两只手臂勾住了对方的脖子,在他的颊边轻轻吻了吻,很快地又笑嘻嘻地放开。

“其实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嫁人,这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太遥远的事了,杰克先生。”她的目光晶亮亮的,直勾勾注视着杰克,“我一直不太明白很多事情,包括为什么你愿意搬到靠近东区的交界,再比如为什么愿意到我的小花店买花。上层贵族中的插花师应该不算少吧,只要你愿意,一定会有人趋之若鹜。”

“你觉得我另有目的吗?”

“不……我只是单纯地觉得,这只是你想而已。”艾玛偏了偏头,“杰克先生,就像是在追寻着什么要寻找的东西一样,一路走到了这里。”

“那要不要猜猜?”

“猜不到啦。”艾玛做出一个苦恼的表情。

园丁小姐面对他的这副模样,已经比当初那种谦谨的态度,要好上太多了。他从一开始就希望艾玛能够对他敞开心扉,直到后来他终于从她的活泼中意识到,这就是他的女孩。

“艾玛,”杰克直接省去了“小姐”的称呼,“最初见面的时候我问过你,愿不愿意听我的故事。那个时候你在不安,所以我没有说。那么现在,你愿意听吗?”

青年的声音宛如春风拂绿山岗,明媚的阳光均匀散落在青葱的树叶间。

他甚至没有等艾玛回答,就忽然一口气地说了下去——

“如你所知,我出生在白玫瑰象征的约克家族,七岁的时候继承父亲的爵位,父母早亡的我或许早就忘记了幸福的过往,那个时候我脑海里面唯一想着的就是,该怎么保住这个烫手的爵位,不让它落到那一群虎视眈眈的亲戚手里。”

“在费尽心思的争斗中,我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对情感这种东西麻木了。九岁那年,我搬了家,隔壁是一个三口之家,过着我从来没有奢求过的幸福生活。那家的孩子是个女孩,棕色头发,绿眼睛,长得很可爱。”

“你能想象吗?艾玛。当她对我打招呼的时候,其实我是有多么不知所措。那个眼睛里面有着光明的女孩子对我这个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伸出了手,然后对我说,如果我跟她做朋友的话,她就会送给我她亲手栽培的花朵。”

“但是我一开始并没有回应,我知道那些亲戚都在暗中监视我,万一他们拿女孩一家要挟我的话,其实当时我是没有办法的。”

“那你喜欢那个女孩吗?”这个故事隐约有些熟悉,艾玛不太确定自己是否从哪里听到过。她迫切地问出这个问题,仿佛是在求证什么。

“喜欢吗?不……其实当时,并不是那种感情。那个女孩把我从最黑暗的深渊拉了出来,她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那个时候,我是这样想的。”

“后来女孩发生了什么事吗?不然为什么,她不在你身边呢?”

杰克静静地看着她。

“如果一个双手曾经染过鲜血的人成为了你的丈夫,你会害怕吗?”他状似漫不经心地问了一个毫无关系的问题,却让艾玛在一瞬间愣住了。“不过,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是为了救她,手刃了一个在逃的连续杀人犯,在那之后,她就被她父亲带去了乡下,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那,如果是为了救人而杀人,我是不会害怕我的丈夫的。”艾玛轻声道,而后她忽然浑身颤抖起来,双手掩住面庞,仿佛在极力压制着什么一般小声地呜咽出来。“杰克先生,其实我……从未害怕过你。”

“我现在脑子里都是……当年站在那个阁楼上看着我种红玫瑰的那个哥哥啊。”

她低低喃喃一句,却让贵族绅士猛地顿住了,而后用力地把她拥入怀中,仿佛要将她的整个人都和自己融合在一起。

“好久不见,艾玛。”

“好久不见。”被勒得有些疼了,她微微挣扎了一下,杰克便放开她。园丁小姐用手指擦了擦略有些湿润的眼眶周围,突然间害羞起来,“后面的故事你还没有讲完呢。”

“后面还需要故事吗?”

“当然需要!”艾玛比划起来,“你刚才才说了,那个时候我、我才只是你心中很重要的人,那种感情并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说到一半,她自己忽然结结巴巴起来,于是索性有些恼怒地不再说完。

杰克轻笑一声。

“嗯,是的呢。所以后来我长大了,再也不用怕亲戚们能争过我的爵位,所以我开始寻找我的女孩。一开始我把你当做天使,是不可以被亵渎的存在,而后来我再次接触你时,我才发现,你也不过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罢了。”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是我喜欢上你了。”

他微笑着结束了自己的故事,然后用手指缠绕着艾玛的发丝,在她额上落下轻轻一吻。

白玫瑰和红玫瑰的相遇预示着战争的开始,同样也标志着两个玫瑰家族的融合。在遥远的以前,兰开斯特家族的亨利七世迎娶了约克家族的伊丽莎白,而眼下,兰开斯特的女孩就要嫁给约克的伯爵。

后世的典籍是这样记载这一场婚礼的——

“教堂的钟声荡开层层叠叠的白云,贵族绅士安静站在红毯尽头,等待他的新娘。他的眼眸亮如星辰,高筒礼帽下的黑发如同东方最华贵的丝绸。鲜花在白玉的礼堂内铺撒了一路,花童为新娘提起拖地的雪白婚纱。世间百鸟衔来红玫瑰编织的王冠为她加冕,就连雍容华贵的牡丹也要低眉敛目。牧师高举起十字架吟诵着虔诚的圣曲,神像无声地见证这一场婚礼。”

“我会如同一名骑士,为我的公主奉献所有的忠诚。”

伯爵先生如是说。

FIN.

评论(5)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