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却安柒今天也在咕咕咕

圈名却安柒/青无鸦,绑画原一
目前沉迷龙哥不想更文
cp洁癖重症患者
是个暴躁老哥
试图写出很温柔的文字

【杰园】玫瑰战争 Captain 6

◆架空英伦风,私设多如山,前篇走主页

◆以上





————————————————————————————————————————————————————————————————————————————————————————————————





“我会如同一名骑士,为我的公主奉献所有的忠诚。伯爵先生如是说。”

——Action

“原来是你这个混小子!”

这是里奥看见杰克的第一句话。

“好啊,你是不是觊觎了我家艾玛十几年现在还在想着怎么把她娶回家?”

这是里奥看见杰克的第二句话。

“做梦!就算你是伯爵,就算你派人把我接了回来,我也是不会把艾玛嫁给你的!”

这是里奥看见杰克的第三句话。

“……里奥先生,您能先听我把话说完吗?”此刻正在伦敦的咖啡馆里,刚被接回来的里奥还没有重新适应这个繁华的城市接连吼了一句,已经让许多客人不满地看了过来。杰克只得抱歉地对周围笑了一笑,举起手示意里奥不要那么激动。

“这么多年不见,你倒是懂礼貌了啊?”里奥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青年伯爵,“当年是谁一脸阴沉地站在我女儿身后还冲我挑衅来着?”

“里奥先生,那都是误会,那时候我还小不懂事,希望您不要计较。”

这小子倒是不像小时候那么尖儿刺了,只是温温和和地笑着,让里奥就算想发脾气也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没什么劲儿。他只好舒了一口气平静下来,摆摆手示意杰克有什么事就快点讲。

“艾玛小姐她,把五岁以前的事都忘了吗?”

“那件事后大脑受了些刺激,忘记了以前的很多事情。医生说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或许一辈子也无法记起来了。”里奥伸出手点了点太阳穴,“所以也忘记了每天送你玫瑰花的事。”

“……”所以说里奥先生,您到底在得意个什么劲儿啊?

“她现在开着一家小花店,生意还不错——哦,听说乡下送信不是很方便,您应该知道她的状况吧?”

“知道,当然知道。”尽管知道杰克并不是在刻意挑衅,但里奥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自己可能在不久之后就要把宝贝女儿嫁出去的事实,也不管对方跟自己有多大的身份差距,声音都变得有些恶狠狠的,“这小妮子还在信里提到过一位叫杰克的先生,说他秃子!抠门儿!还有口臭!”

“那这位杰克先生一定不是我了。”杰克勾起嘴角笑着,向里奥敬了一杯茶,“艾玛小姐小的时候说过她想嫁给一位绅士,不是我自夸,我倒认为,或许我该是您女婿的最佳候选人了吧。”

“噢,你的自信都是多余的。”里奥抱手哼了一声,“我要见我女儿!”

杰克把里奥带到Ilford的房子前时,这位一直嚷着要见自己女儿的父亲难得怂了一次,站在门口不停地踱步挠着头。艾玛开门的时候正好撞见里奥有些烦恼地一拳锤在门口的红砖墙上,拳头离她的脸可能就只有那么几英寸。

“……爸爸?”艾玛眨眨眼,几秒钟后终于反应过来,张开双臂用力地抱住了自己的父亲。她的目光越过里奥的肩头看到站在他身后的杰克正转动着手中的玫瑰手杖,抬起脸对她温柔地笑笑。

“啊,艾玛,刚才……”里奥抬起手尴尬地挠了挠脸,准备解释刚才的拳头只不过是意外。但当她感受到怀中女儿把头埋在他的肩上微微颤抖时,他立刻回抱住了瘦小的女儿,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头,“爸爸回来了。”

“爸爸回来都不告诉我一声。”艾玛低低地抱怨着,而后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看着站在一旁的杰克,“是杰克先生接爸爸回来的吗?杰克先生……认识爸爸吗?”

在这一方面,这小妮子还是挺敏感的。

“我以为,艾玛小姐看见自己的父亲,应该会很开心的。”贵族绅士耸了耸肩,动作优雅而缓慢。他今天穿着另一件暗色的燕尾服,戴着高筒小礼帽,整个人看上去衣冠楚楚,与Ilford这种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啊,先进来吧。”意识到这一点,艾玛连忙放开里奥,把门开得大了些。

这是近半年来,杰克第一次受邀进入艾玛家的小房子。

房子的面积的确算是很小了,只有一个房间,里面堆满了杂物。客厅的窗户边放着一张床,一旁有一个小书橱,摆着几本有些旧了的书。客厅的中央放着一套小桌椅,桌子上铺着简单的红白格子桌布,上面放着一个小花瓶,插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因为一个人生活,所以家具都很简单。”艾玛对着两位男士解释了一下,在杂物间里翻翻找找才拖出来两只小板凳,擦干净了放在桌前。

三个人之间的气氛忽然诡异地安静起来。

里奥率先假装咳了一声,开口:“艾玛,这么多年来没有照顾好你,是爸爸的失职。半个月前这小子……这位伯爵先生找到我,说是你希望我能够回伦敦,当时我还以为他是个骗子呢哈哈哈——”

他试图缓和气氛,但没有成功。女儿面前又不能撕破脸皮,还是得保持一个风度翩翩的父亲形象,他只好有些郁闷地继续哈了几声,然后停了下来。

“杰克先生是一个好人,平时也帮了我很多。”艾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转头去看杰克时,他正冲她嘴角含笑地挑了挑眉,这让艾玛立刻躲避掉他的目光,脸颊开始微微地发烫。

目睹到一切的里奥:“……”

“艾玛,你那个什么,你也老大不小了,婚姻大事什么的有没有考虑过?”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里奥憋了半天,吐出这么一句话。他斜着眼悄悄看见杰克一下一下敲着桌子的修长手指忽然顿住了,一双细长的眸子似笑非笑地扫了过来。

——又是小时候的那种眼神,就是当年杰克拿着玫瑰花站在艾玛背后看着他的眼神,这让里奥有点想抽人。

“结婚什么的,还是太早了吧。”艾玛倒茶的手一抖,水险些洒在桌子上。她拒绝得有些快,却半点目光都没有分给坐在一边的贵族绅士,里奥再一次将怀疑的目光移到了杰克脸上,然而对方只是专注地盯着艾玛,温柔地轻笑着。

有猫腻!一定有猫腻!

里奥死死地捏紧了茶杯,以至于连他自己都怀疑那个可怜的茶杯在下一秒就会碎掉。但还好他自制力还不错,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艾玛,我觉得我需要和这位伯爵先生谈谈。”

“啊?哦……不用特意告知我的,你们谈就行。”园丁小姐不知所以地看着父亲突然有些严肃的表情,“还是说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不,没有没有。”里奥摆摆手,还没有再次开口,杰克就非常自觉地站了起来,甚至还不慌不忙地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才跟着里奥向门的方向走过去。

“你……”

“我知道里奥先生想说什么。”里奥才刚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他,杰克就微微笑着插进了话,直接抢占话语的主导权。但此刻两个人却又出奇一致地沉默半晌,杰克的目光落在小桌边一脸雾水的艾玛身上,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重新转回头。

“我是真的很喜欢艾玛小姐,里奥先生。为了她,我会竭尽全力去做我能够做到的一切——这一点我希望您没有任何的怀疑。”他的表情渐渐认真起来,口吻之间也没有了方才的笑意,“本来,在我们还小的时候,您就应该是知道的。”

“可我要怎么才能够知道,你还是如同当年一样,没有变过的。”

“不,先生,人当然是会变的,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我了。”杰克笑起来,“我知道当年的我幼稚而孤僻,完全处在一个极端。但是您看,我现在与以前并不一样。有些事情,有些人心,是不会改变的。”

“但愿如此。”其实里奥心里明白,自己并没有什么理由阻止这样一位极度深爱着自己女儿的贵族绅士迎娶艾玛。身为一个父亲,他要比任何一个人都更加希望女儿能够露出最干净美好的笑容。而很显然的是,面前的这位年轻男子就是的的确确能够做到这件事的人。他最后想了想,逼着自己妥协了,然后说:“如果艾玛同意嫁给你,我一定会亲手把她交到你的手上,这是一个父亲的承诺。”

“那么,就这么说好了。”

“说好……说好什么了?”

最后这一点这和心中构想的剧情不太一样,里奥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杰克转身向艾玛的方向走去。女孩坐在阳光下,有些无聊地晃着腿,盯着地板上的影子发呆,口中哼着杰克教给她的小调。她的棕色中长发没有像往常那样扎起,而是松松蓬蓬地垂在脸颊两边挡住了她的大半张脸,被温暖的辉光镀上绸缎般的金色。

空气中弥漫着玫瑰花香的味道。

“艾玛小姐。”

“有什么事吗,杰克先生?”

园丁小姐听见有人叫自己,微笑着转过脸来。那一个瞬间,杰克恍惚觉得女孩的发间绽开层层叠叠的红玫瑰。

“虽然这样说感觉有些突兀,但——”贵族绅士垂下眼眸,一手支着玫瑰手杖,缓缓在女孩面前单膝跪了下来。

“艾玛小姐,你愿意成为杰克·约克的伯爵夫人吗?”

TBC.

————————————————————————————————————————————————————————————————————————————————————————————————





不知道为什么……一写到厂长出来我的文风就变得很搞笑了……

评论(9)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