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却安柒今天也在咕咕咕

圈名却安柒/青无鸦,绑画原一
目前沉迷龙哥不想更文
cp洁癖重症患者
是个暴躁老哥
试图写出很温柔的文字

【杰园】玫瑰战争 Captain 4

◆架空英伦风,私设多如山,前篇走主页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以上





————————————————————————————————————————————————————————————————————————————————————————————————





“鲜花在白玉的礼堂内铺撒了一路,花童为新娘提起拖地的雪白婚纱。”

——Action

艾玛在杰克的手杖上缠绕了几朵玫瑰。

她特地去掉了荆棘上的刺,这样可以防止不小心被扎到手,固定用的藤蔓数量也减少了一些,免了因为打的结太多和太大而显得很难看的情况。

“其实杰克先生的话,和玫瑰花很配呢。”艾玛在把手杖交给杰克的时候是这样说的,不过被杰克慢慢要求改掉“先生”这个后缀,也已经都是后话了。“唔……不过唯一一点不好的大概就是需要经常换玫瑰花了吧?毕竟摘下来的花朵,可是很容易就凋谢了。”

“不过我很喜欢。”杰克从她手中接过手杖,象征性地在手中转了个圈儿,掌握的力度刚刚好,没有使一片花瓣落下来,“艾玛小姐会为我更换手杖上的玫瑰吗?”

“因为是我自己的想法,所以当然是会做到底的。”园丁小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鼻尖还沾着点儿泥土,看上去滑稽又可爱。

“说起来,艾玛小姐真的是非常喜欢红玫瑰呢。”可以看得出来,这一间花店里面的每一朵红玫瑰都是经过了最悉心的照顾,所有的植物汇总起来,简直就像缩小版的伊甸园。

“以前,家族本家的家徽就是五叶三层的红玫瑰,我看过一次,觉得非常漂亮。”艾玛略微思索了一下,给出这样的一个答案,“除此之外,杰克先生应该知道吧,在古希腊神话中,玫瑰花可是爱与美之女神阿佛洛狄忒的化身哦。人们对于美的追求是无止境的,所以我希望至少能够让买我花的人,能够得到欣赏红玫瑰的快乐。”

“那看来,我可就是与艾玛小姐相反的人了啊。”

“哈哈哈,杰克先生可真是说笑了,怎么会呢?会喜欢红玫瑰的人,应该心里都会有对美好和光明的向往吧。”艾玛忍不住笑起来,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转过身去浇水,没有看到杰克脸上那么一瞬的阴沉。

贵族绅士仍然每一天都会来小花店取他的红玫瑰,甚至会花上整整半天坐在花店里的小椅子上一边喝着下午茶看着手中的报纸,一边注视着园丁小姐在店里忙内忙外。有的时候艾玛闲下来,他会跟她聊起艺术和音乐,聊起他所见过的教堂,或是一些她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奇闻轶事。他还会哼《四只小天鹅》舞曲,低沉的大提琴声在窄窄的花店墙壁上回荡,惹得艾玛好奇地想要跟他学着怎样哼出那些上层贵族才有财力和资格进入的音乐会的歌曲。

“其实如果把Ilford那边的房子卖了,和赚的钱加起来,已经足够在花店附近买一座小房子了。”半年之后,艾玛这样告诉杰克,“但是我不是很想搬家,毕竟这些年爸爸一直留在乡下,如果不是我执意想要回伦敦,他也不会告诉我家里还有在东区的那么一个小房子。乡下那个地方书信来往不太方便,我怕他万一什么时候回伦敦,找不到家。”

“你父亲也一定很想见你的。”杰克目光深邃地看了她一眼,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他应该回来的,你们两个生活在一起,总比一个人要强。”

“嗯……要写一封信吗?上次写信就因为邮差不小心把信件弄丢了,爸爸还以为我忘了他,声泪俱下地就写信来声讨了……”回忆起这件事,艾玛忍俊不禁险些就把手里正在修剪的一株白茉莉剪掉一半枝丫,然后抬眼看着杰克笑了笑,“我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愿意来伦敦,但是谢谢你能这么说。如果爸爸见到你,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她的笑明媚清澈,让他有一种愿意去为她做任何事的冲动。

“怎么了?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看到杰克看着自己的脸发呆,艾玛有些疑惑地在脸上摸了摸,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啊……不,我只是忍不住在想,艾玛小姐小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回过神来,杰克面不改色地轻抿一口茶水,以掩饰方才的失态。

“小的时候啊,其实小的时候很多事情都已经变得模模糊糊了,毕竟已经是那么久远的事情了啊。”艾玛埋下头继续修剪她的白茉莉,声音中隐隐透出一丝怀念,“我只记得五岁以前,是住在西区的,家里有个不算很大的花园,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很喜欢照顾花草。后来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或许和妈妈的去世有关,但爸爸什么都没有说,就带我搬回了乡下。很奇怪的是,在那之前所发生的一切,我已经全部都记不太清了。”

“你想要知道吗?哪怕那是一段痛苦的回忆?”

“嗯,我只是隐约觉得,我好像忘了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人。”艾玛放下手中的修理剪,稍微有些不好意思,由此声音也变得小了点,“其实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杰克先生给我的感觉莫名很熟悉。但是严格来说,好像又有一点不一样。”

“哦?”杰克饶有兴趣地用手指摩挲着茶杯边缘,声调微微上扬了一点,带着贵族特有的优雅沉稳,“我能够知道,有什么不一样吗?”

“我也说不太上来,只是觉得,果然杰克先生是个温柔的人啊。”

和初次见面时所说的话一样。

杰克最开始意识到自己对于艾玛的情感,是源于一次来自慈善家克利切·皮尔森的告白。彼时他尚在桌子边捧着一本书阅读,就有位男子进来买了一束红玫瑰,顺便把艾玛叫了出去。他放下了书,一手支着头,透过玻璃他看见街上稀稀零零的人走过,克利切忽然涨红了脸,声调拔高一些,清晰地传到了杰克的耳中:“艾玛小姐,请你嫁给我!”

他的手指蓦然收紧,大力捏皱了手中的书页却浑然不觉。

“啊……谢谢,但是……”艾玛猝不及防遭遇了求婚,明显愣了几秒钟,才略有些急促地摆摆手后退半步,话刚开头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解释,支支吾吾地站在小花店门口。一只手突然从后面伸出搭在她的肩膀上,把她往怀里带了带,温和却带着不由分说的声音从头顶上响起:“这位先生,我很抱歉打断你们的谈话,但是有一点我觉得有必要告知你,艾玛小姐是我的未婚妻。”

“杰克先生……”艾玛一惊,低声喊着他的名字,但杰克甚至没有低头看她,只是再次握紧了她的肩膀,看向克利切的目光有些不善。

慈善家微微动了动嘴,却什么也没说,最后有些认怂地向艾玛道了别就灰溜溜地走了,大概是看着杰克穿着一身贵族面料就认定了是什么惹不起的大人物。艾玛尴尬地和杰克拉开一定距离,故作镇定地抬头直视对方的眼睛,却连耳畔都染上玫瑰一般艳丽的色彩:“谢谢你刚才为我解围。”

掌心的温度骤然消失,仿佛丢了什么一般,心里突然有一块变得空落落的。

杰克微微黯了黯眼眸,若无其事地放下僵在空中的手,只道:“举手之劳。”

“那个人……会经常来找你吗?”顿了一顿,他忽然又开口问。

“克利切先生经常会来买玫瑰花,以前我一直以为他是想送给喜欢的姑娘。”连艾玛自己也说不清为何自己一时间竟有些心虚,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不知道他是这样想的,更是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向我求婚之类的……”

“艾玛小姐,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解释吗?”杰克忽然俯下身,平视着她的眼睛,轻笑一声,却又很快收起笑意,艾玛第一次看见他如此认真的表情,“如果我刚才没有替你解围,那你是不是就会因为招架不住他的死缠烂打,而松口答应他再考虑考虑?”

艾玛犹豫一下,点了点头:“其实,也不会真的答应啦。我从来没有想过嫁给克利切先生,所以就算到最后也是会拒绝掉的。”

“那你有考虑过,以后想嫁给什么样的人吗?”连杰克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掌心有些微微地出汗。话音刚落,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是自己唐突了。“抱歉。”

“没事。”园丁小姐低着头,越过那名身材修长的男子走回小花店内。在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他听见女孩低声地喃喃了几个字。贵族绅士猛地回头,艾玛的身影已经隐在几丛平安树后面,仿佛故意不愿让他看见。

如果没听错的话,她刚才说的应该是——

“我觉得,像杰克先生这样的就很好。”

TBC.

————————————————————————————————————————————————————————————————————————————————————————————————





①当英国女性被求婚的时候,无论是否接受,都要先表示对对方的感谢。

②玫瑰的花语是美与爱情,古希腊神话中阿佛洛狄忒是爱与美之女神,所以把这两个集合在了一起。

评论(5)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