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却安柒今天也在咕咕咕

圈名却安柒/青无鸦,绑画原一
目前沉迷龙哥不想更文
cp洁癖重症患者
是个暴躁老哥
试图写出很温柔的文字

【杰园】玫瑰战争 Captain 3

◆架空英伦风,私设多如山,前篇走主页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以上





————————————————————————————————————————————————————————————————————————————————————————————————





“牧师高举起十字架吟诵着虔诚的圣曲,神像无声地见证这一场婚礼。”

——Action

“艾玛,爸爸带妈妈出门逛逛,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啊?”

里奥穿好鞋子,站在房门口叫着女儿的名字。四岁的小艾玛提着自己的工具箱“噔噔噔”从花园左侧跑到花园右侧,蹲下,翻出自己的小铁锹,听声音像一只雀跃的小鸟:“艾玛要养花!等爸爸妈妈回来的时候,就能够看见更漂亮的玫瑰花啦!”

“这个孩子,是真的很喜欢花花草草呢。”妈妈坐在轮椅上,嘴角含笑,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家小女儿背对着自己松土。

“小孩子家家的,只有在这么小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最喜欢的是什么啊。”里奥挠了挠头,大声向艾玛道了个短暂的别后,就推着妻子出了庭院的大门,并暗中决定再给女儿多带几盒好友裘克亲自烤的马卡龙。

伦敦位于英格兰的东南部,跨泰晤士河下游两岸,又靠近海边,温带海洋性气候使得这座古老的城市终年温和湿润,暮春的阳光洒在身上正好,既没有阴冷之感,也不会过分的炎热。说实话,艾玛很喜欢一个人在花园里埋头苦干的感觉。她不习惯当一个什么都乖乖的优雅大小姐,那样会让她感到很拘束。只有当在花园里摆弄她的花草朋友们的时候,她才觉得,她简直就是为了园丁这一份工作而生的。

直到有些累了的时候,她才毫不淑女地躺在青绿的草地上,目光直溜溜地望向天空。

蔚蓝的苍穹,白云和流光。

艾玛家虽然住在西区,但也只是有点小富罢了,靠着祖辈剩余下来的财富好歹能过着不用担心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周围的别墅无一例外的都是富豪贵族们的财产,高耸的亭台楼阁堆筑起金碧辉煌的城堡区,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金钱的腐朽气息。

她孩子气地在草坪上打了几个滚儿,然后转转眼眸,这才发现就在自家隔壁,一座大概三四十英尺高的阁楼上,一个黑发的男孩正冷冷地看着自己。

艾玛想,那大概是贵族家的小公子哥儿,穿着黑色的燕尾礼服,头上还戴着高高的黑色小礼帽,总而言之,从头到脚他就像是被包裹在最浓重的黑夜之中的人一般,只看得见脸上还带着一种略显病态的苍白。

真是奇怪,原来附近还住着这样的男孩子吗?如果是这么显眼的一个男孩子,那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艾玛突然想到了什么,眉眼弯弯地笑起来,坐起身冲那个男孩挥了挥沾满泥巴的小手:“你是最近搬来的那个约克伯爵家的小公子吗?我叫艾玛·伍兹,我送花给你,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距离有点远,艾玛看不太真切,只觉得那个男孩好像冷冷皱了下眉,然后掉头就走了。

仗着自己可爱从来没有吃过闭门羹的小艾玛,第一次在一个小男孩面前遭到了疑似嫌弃的冷对待。

难道是因为身上太脏显得有些邋遢的缘故?

她下意识地低头打量了一番自己,原本干净漂亮的粉色蓬蓬裙上溅起了成片成片的泥点,有些地方甚至已经根本分辨不出原来的颜色了,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在泥地里滚了一圈回来的小狗,半分没有富家小姐的样子。

既然如此,下一次就打扮得干干净净的去跟他搭话吧!

然而做下了这个决定的小艾玛,第二天在花园里捣鼓自己的红玫瑰的时候,再一次以一种脏兮兮的姿态被那个男孩居高临下地看到了。

“我是真的很想跟你做朋友!我送你花好不好?我请你来我家玩啊!”稍微尴尬了一瞬,艾玛还是伸出了手,去和男孩子打招呼。阳光在空间里分割开明暗交错的线条,他站在没有一丝太阳光照射下的阴影里,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那个坐在光明下的女孩眼睛被映照成最璀璨的金碧色。

这一次,他依旧没有回应女孩。

“什么嘛……爸爸,隔壁家的小公子哥儿老是不理我,我这么一直骚扰他,是不是让他觉得我很烦啊?”晚饭的时候,艾玛用勺子拌着土豆泥,无意识地在餐桌上抱怨了一句。

“艾艾艾艾艾玛,哪家公子哥儿?”里奥瞬间警觉起来,支着耳朵就想要打听八卦,“爸爸跟你说,那些贵族少爷里面经常出一些花花公子,见一个爱一个,你还这么小这么单纯,可别被骗了啊……”

“爸爸你在想什么啊。”看着自家爸爸在自己一提起这种事就变得仿佛智商掉线了一般,艾玛不由得头大地用手支住了额头,“就是在我们家隔壁,约克伯爵家的小公子……”

里奥的手一滑,叉着牛排的叉子差点送到自己鼻子上面去。

“约克伯爵家可没有什么小公子。艾玛,你说的,不会就是约克伯爵本人吧?”

“……啊?”艾玛迷迷糊糊地偏了偏头,不太明白里奥说的是什么意思。

“隔壁的那位伯爵,在很小的时候就因父母去世而继承了先代约克伯爵的爵位,所以即使看上去比你大不了几岁,但就论地位来说,可是比爸爸还要高了不少啊!”

“哦……所以因为身份不符,他才不跟我一起玩的吗?”

“艾玛,离那小子远一点。没有被约克家族的其他人夺去本该由他继承的爵位……只能说明他绝不简单,爸爸不希望你被卷进那个漩涡。”

就算里奥这样警告过艾玛了,但在小女孩的心里对权力的争斗并没有什么概念。在小花园里面捣鼓着自己的花草看见那个男孩的时候,她依然会兴高采烈地和对方打招呼,期待对方能够和自己说句话。

然而那个男孩永远都是一张生人勿近的表情。

直到有一天,他站在高高的阁楼上,看到女孩在照料玫瑰的时候划伤了手指,发出疼痛的倒吸冷气声。

“喂,很痛吗?”

那是男孩第一次对艾玛说话。

“还成吧……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划伤啦,哈哈哈……”艾玛把手指放进嘴里,含糊不清地对他喊着,“你终于跟我说话啦,是不是就说明你想跟我做朋友?”

“花。”

“什么?”

“你不是说,只要我跟你做朋友,你就送我花吗?”

“好呀!”艾玛笑嘻嘻地扬起明媚的笑脸,对他伸出双手,“我会每天送你花朵。”

自此以后,里奥每天都能看到一个一身黑的小子老是光明正大地站在自家房子前理直气壮地要求要见自己女儿。不仅如此,这混账小子竟然还诓骗自家可爱的女儿给他送玫瑰花!

“艾玛,玫瑰花是不能乱送的!你知道送玫瑰花是什么意思吗?”

“嗯……不知道。”

“玫瑰花是要送给喜欢的人的,如果你要嫁给他,才可以给他送玫瑰花。”

“为什么我不可以嫁给约克哥哥呢?”

小艾玛疑惑地咬着手指,黑发男孩站在她的背后对里奥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但是约克哥哥也要成为一个绅士才行啊!艾玛长大以后,要嫁给成为绅士的约克哥哥!”棕发碧眸的小女孩突然转过脸来对他一笑,张开手臂抱住了他的脖子。

那是男孩第一次拥抱女孩。

伦敦的冬天很冷,呼出的热气迅速在空气中冻成白霜,转瞬流逝。阴云覆盖了穹顶的每一个角落,灰蒙蒙的天空笼罩在整个伦敦城的上空,仿佛要将大本钟也给压塌。浓厚的雾气如影随形地伴在每个人身边,如同地狱里来的使者,牢牢缠住这座城市和其中的所有。“雾都”之名,实至名归。

艾玛在男孩陪同着买了面包回家的路上,路过报刊亭无意间瞥见报纸上的信息,首页的标题是一行大字,上面写着“在逃连续杀人犯疑似出没伦敦”,内容无非就是细数那个杀人犯以往的罪行,并提醒市民们注意云云。女孩并没有在意,毕竟这种事情,想来也不会出现在西区。

里奥受邀去了一座庄园,因为路途比较遥远,便没有带上病弱的妻子和幼小的女儿。母亲长年不愈的疾病在慢慢消耗着这个家庭剩余不多的金钱,艾玛倒是懂事了不少,主动提出会照顾母亲。

凛冬的夜黑得很早,即便在西区,别墅也熄掉了大多数的灯。艾玛有单独的一间房,窗户正好面对着约克家的别墅,有的时候站在窗下她就能和对面的男孩聊天,只是今天她忘了把窗户关紧,五更时寒冷刺骨的风将她哆哆嗦嗦地冻醒,不得不起床拉好玻璃窗。

然后,她听见隔壁房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谁在走动。只一瞬,一股突如其来的危机感便让艾玛整个儿地打了个寒战,彻底清醒了过来。

不会是妈妈的,妈妈久病,连平日里出门都需要爸爸推着轮椅,根本不会走动。如果说还有谁的话,那么就一定是贼之类的了……艾玛想起无意瞥见的报纸标题,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起来。

在逃连续杀人犯。

几个字冲进她的大脑,刺激着女孩的大脑。她根本没有冲到隔壁去看妈妈怎么样了的勇气,只能奋力地重新大打开窗户,赤着脚向外跑去。冰冷的泥土和碎石子硌得她的脚生疼,而她不顾一切地扑向了约克家的别墅,试图把动静闹到最大好让那个大哥哥一样的男孩来救救自己。

“他妈的,居然家里还有一个小兔崽子么?”

身后隐隐传来肮脏低沉的咒骂声,显示正有人在逐渐逼近。新鲜的血腥味钻入艾玛的鼻孔,铺天盖地地将她掩没,一瞬间她几乎都要以为自己会吐出来。下一秒,便有一只粗糙的大手从后面直直伸出卡住了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操刀对着艾玛的头就要砍下去!

艾玛惊叫一声,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她感到有什么温热黏稠的液体滴滴答答地落在自己脸上,随即听到了重物和金属落地的声音,与此同时卡住她脖子的那只手松开了些许,她很快被一股大力向前带进了少年消瘦的怀抱中,然后推开到别墅的柱子后面。

她悄悄睁开眼睛,才发现落地的是壮汉的一只手掌,掌中还握着一把军刀。黑衣的男孩因为猝然出手稍微得势,立刻趁壮汉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亮出了手中已然染血的刀,狠狠刺穿了他的胸膛!

“你找错人下手了。”

他冷冷地说着,随即拔出刀刃,再次疯狂地捅了几次。

地上的那个人再也不动了。

艾玛忽然捂住嘴蹲下身,无声地流出了眼泪。

“别怕,我在这里。”男孩起身理了理因为急促和打斗而有些凌乱的睡衣,神情漠然,仿佛不过是碾死了一只蚂蚁。小孩子的身体素质本就比不得成人,所以他挨了几拳,肋骨大概断了几根,此刻却还是笔直地站着,就像一切与他漠不相关。“我有练过格斗术,没事。不过刚才的动静闹得有点大,估计很快苏格兰场就会派人抵达这里。这个人应该就是报纸上刊登的在逃犯吧,在西区入室盗窃大概是想搞一大笔钱,但是太高级的别墅不是好下手的对象,所以我猜就是如此才选了你家。”

一口气说完这么长一段话,他停下来微微喘了几口气,等到呼吸稍微平静了一点,他才继续开口:“你妈妈怎么样了?”

艾玛起身跌跌撞撞地就往家里跑去。

其实本来不用去,她也应该明白发生了什么。

“是为了杀人灭口吧。”男孩踢了踢壮汉软绵绵的尸体,跟着艾玛走进了那个他拜访了无数多次的家。说实话,他一直都是一个感情淡漠的人,但是对于这家人,他感到了一种叫做欢愉的情绪。他甚至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走进这个家门的时候,那个女主人和蔼地看着自己,对他说:“艾玛是个调皮的孩子,你一定要和艾玛好好相处啊。”

为什么这个女孩,这个眼睛里有一汪清澈碧潭的女孩,要遭遇到这种事呢?

他看着女孩跪倒在一片血泊之中,绝望得如一头小兽般发出抑制的嘶吼。他走过去从背后拥抱她,下巴抵在她的头上,眼神逐渐地变深。

“没事了,一切都没事了。这件事情我会帮你,所以不用害怕。”

“或许看到我刚才的样子,你会怕我,但是我并不在乎。你只需要知道,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

“那么晚安,艾玛。”

一个礼拜之后,男孩习惯性地站在阁楼上看着隔壁的小花园,才突然想起,那个小姑娘已经搬走了。

TBC.

————————————————————————————————————————————————————————————————————————————————————————————————





①苏格兰场:伦敦警察厅代称。





我爆肝!!!!脑阔痛

评论(4)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