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却安柒今天也在咕咕咕

圈名却安柒/青无鸦,绑画原一
目前沉迷龙哥不想更文
cp洁癖重症患者
是个暴躁老哥
试图写出很温柔的文字

【杰园】玫瑰战争 Captain 2

◆架空英伦风,私设多如山,前篇走主页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以上





————————————————————————————————————————————————————————————————————————————————————————————————





“教堂的钟声荡开层层叠叠的白云,贵族绅士安静站在红毯尽头,等待他的新娘。”

——Action

“1377年,国王爱德华三世逊位。身为金雀花王朝王室的分支,兰开斯特家族和约克家族拉开了王位争夺战的序幕。”

“1455年,两个家族之间最主要的武装斗争爆发。随着军事上的胜利,约克提出了对王位的要求,它基于兰开斯特家族的非法性。而在圣艾班斯第二次战役中,王后赢得了兰开斯特家族最有决定性的胜利。在约克家族的部队逃离时留下了亨利国王,他安然无恙在一棵树下被找到。”

“1485年,战争最终以兰开斯特家族的亨利七世与约克的伊丽莎白联姻为结束,也结束了法兰西金雀花王朝在英格兰的统治,开启了新的威尔士人都铎王朝的统治。这也标记着在英格兰中世纪时期的结束并走向新的文艺复兴时代。”

“在16世纪,莎士比亚在历史剧《亨利六世》中以两朵玫瑰被拔标志战争的开始。此源于两个家族所选的家徽,兰开斯特的红玫瑰和约克的白玫瑰。”

“由此史称,‘玫瑰战争’。”

艾玛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眼角浸出几滴生理性的泪水:“艾玛要听童话故事!才不要听这些无聊的历史故事,名字和人物关系根本搞不懂!”

“好好好,那……爸爸给你读《三只小猪》怎么样?《匹诺曹》?《爱丽丝梦游仙境》?”

里奥手忙脚乱地翻着书架上的童话书,甚至差点撞倒自己亲手给女儿做的小人偶。小艾玛实在架不住困意,迷迷糊糊听见窗外有人在喊“艾玛,我来找你玩啦”以及自家老爸突然有些恼怒地吼着“你这小子离远点!我家艾玛可是要睡午觉的”的声音。

不是啊,爸爸,明显你的声音最大啊,已经吵得我要睡不着啦……

她阖上眼睛,意识渐渐飘走。

艾玛突然睁开眼睛。

伦敦时间早六点,窗外隐约传来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阳光透过老旧的玻璃落在她的床头和小房子的木质地板上,空间顿时被明暗两种色彩分隔开,她看见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尘埃。

“又是做梦啊……”她抚住自己的额头,有些失落地喃喃了一句。随后她将自己整张脸都埋在被子里,仿佛要将积压在胸中的某些东西排挤出去一般,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伦敦时间早九点,艾玛·伍兹的小花店依旧准时开门。展览出来的红玫瑰摆放在门口处最显眼的位置,用漂亮的长丝带和包花纸精心包裹束起来,摆放在荆棘与花朵之间的白色小卡片上用清秀的字体写着一行拉丁文:“Vos autem carissimi.”

“艾玛小姐,我来取我的红玫瑰。”

伦敦时间早十点,贵族绅士站在花店门口,对着微微行了一礼。今天他带了一根手杖,雕刻得极其精美繁复,材质是艾玛小的时候在植物百科上面才见过的,阴沉木,10厘米的话就能卖很大一笔钱。

“杰克先生的手杖很漂亮呢。”艾玛一边赞美着,一边挑选出最大最艳的红玫瑰,用包花纸简单地包好,递了过去。

“很多人这样说过。”杰克耸了耸肩,接过玫瑰放在鼻尖轻嗅几秒,顺势在花店内的那张小椅子上坐了下来,手杖随意地靠着桌子,“但是,如果没有灵魂的话,再美的东西,也不过都是空的而已。”

“杰克先生想赋予它什么吗?”

“或许我不能再做些什么,但一定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啊,请问可以帮我沏一杯红茶吗?”

艾玛开始有些不太明白杰克想要说什么,但看对方好像打算在自己这里坐上一会儿的样子,她还是翻出一套干净的茶杯,坐在杰克对面认真地泡起一壶茶。

“艾玛小姐对泡茶的手法很娴熟呢。”绅士先生接着道,他的眼睛总是带着一丝上挑的笑意,声调如同最悠扬的旋律那般抑扬顿挫,“贫穷人家的女孩儿可没处去学这样的礼仪。”

“小的时候,家里还算比较富有,那个时候爸爸教我的,还说淑女多多少少都要学这些礼仪的。”艾玛回忆了一下,仿佛想到了什么很开心的事情,突然笑了起来,翡翠般的眸子中流转着明亮的光华,“杰克先生,如果您有妹妹的话,那么您天天听到她的抱怨,就会知道那个时候的她,一定还是个天真幸福的孩子。”

“可惜,我并没有兄弟姐妹。”杰克的手放在小桌子上,一搭一搭地轻扣着桌面,红茶升腾而起的热雾蜿蜒着氤氲开去。园丁小姐透过朦胧的一片看过去,发现那一双总是带着笑的眼睛在一瞬变得茫然而空洞,仿佛执着地在透过白雾寻找着什么。

在寻找着什么呢?

“杰克先生,您是想起了什么人吗?”

虽然知道面对才认识一天的贵族绅士就这样问显得有些不太礼貌,但是艾玛还是忍不住好奇地看着这位英俊的男子。在短短的时间内东西区交界就已经传遍了,说附近搬来了一位年轻有为的伯爵,住在巴洛克式的别墅里。他的举手投足都映照出一名完美绅士的剪影,眼眸深邃宛如包容着宁静的大海,深黑色的头发仿佛绫罗绸缎般光滑柔顺。

一切都很完美。女孩子们把他当做最理想的梦中情人,而男孩子们以他为目标和榜样。他有钱有权,几乎可以做到任何他想要做的事。这样看起来,杰克无疑是标准的人生模范。

但在艾玛开始认真观察他的时候,她才发现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面却像是缺失了什么,空荡荡的。

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想。

杰克先生应该是……诶,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艾玛有些苦恼地思索着可以用来描述对方的语句,模样像极了一只怀里揣着松果的小松鼠,引得杰克的嘴角再次向上弯了弯。此刻一切都无所谓,不知为何,他只是单纯地想看着这个女孩开心地笑而已。

“是,我在找一个人,很重要的一个人。”他缓缓开口,回答艾玛之前的问题。“艾玛小姐,你是不是对我的故事很好奇?”

“这里的人们都对您的故事很好奇。”艾玛老老实实地回答。

“这很正常,一位不认识的人搬来这种地方,一定会有很多人好奇的。那,如果我愿意说出我的故事,艾玛小姐会愿意听吗?”

杰克的声音忽然变轻,隐隐带着某种蛊惑的力量。艾玛迟疑了一瞬,点点头。她并不是不好奇隐藏在这位贵族绅士之后的故事,而只是觉得,自己还没有和对方熟到可以交谈某些故事的地步。就算对方不介意,自己还是会感到稍微有些不安。

尽管这样,她还是管不住自己跃跃欲试的好奇心。

但杰克只是笑了笑,声音恢复到优雅的大提琴的声调,身体向后靠在了椅背上,随意放松地坐着:“我知道你在不安什么,如果这给你带来困扰的话,我很抱歉。”

“没有的事,其实真的要杰克先生把自己的故事告诉我这个才认识一天的小市民,那样才有点不合适。”有点说不上来心里转瞬即逝的沮丧感是怎么回事,不过艾玛把这归结于好奇心出师不利的缘故。话音才落,她便看见小花店的门口有人影晃动,不得不起身有些抱歉地对杰克行了一礼:“有客人光顾,请允许我先失陪一下。”

他微笑着做出“请便”的动作,目送园丁小姐轻盈地小跑到门口。阳光在她的裙间跳跃,一静一动的光影勾勒出斑斓的界限,百花拥簇在少女身边,好似把她当做了花中的皇。

这是一个双眼里写满了单纯的女孩,只是看一眼,她那双春水般的眸子里便仿佛有波光泛动,微澜轻漾。

那位客人最终买了一捧矢车菊,临走的时候表情很幸福。自始至终杰克的目光都在女孩的身上,他看着她兴致勃勃地为客人推选着花朵,就好像这是上帝赋予她的使命那般,认真而神圣。

“那个人……为什么那么开心?”

“他说想去给心爱的姑娘告白,可是姑娘不喜欢玫瑰花,就问我还可以选什么其他的花。”艾玛重新坐在杰克的对面,半眯起眼睛,嘴角流露出隐藏不住的愉悦,“我就告诉他,矢车菊的花语是遇见和幸福。他和姑娘的相识本就源于一场因缘际会,这样的花,那位姑娘应该是会喜欢的吧。”

“你很开心。”

是陈述,不是问句。

“如果靠我的花就能够让大家开心起来的话,那么我非常喜欢这一份工作,杰克先生。

“啊,对了,如果您不介意,我也想试试能不能如你所说,给这跟手杖赋予些什么。”

“当然不介意,请。”杰克耸了耸肩。手杖对于他来说,价值不过是一个数字罢了,根本无关紧要。但是有那么一瞬,他忽然很不想和这个女孩生分起来。

“叫我杰克,杰克就好。”





TBC.

————————————————————————————————————————————————————————————————————————————————————————————————





①拉丁文Vos autem carissimi的意思是:给最亲爱的你。

评论(5)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