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却安柒今天也在咕咕咕

圈名却安柒/青无鸦,绑画原一
目前沉迷龙哥不想更文
cp洁癖重症患者
是个暴躁老哥
试图写出很温柔的文字

【杰园】玫瑰战争 Captain 1

◆架空英伦风,私设一大堆,部分与伦敦实际地形不符

◆看了 @七奉一 太太的开膛手杰克pa出来的灵感!之后又想到了傲慢与偏见,再最后想到了玫瑰战争,所以题目就这样来了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这个主博好久没用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x

◆以上





————————————————————————————————————————————————————————————————————————————————————————————————





“世间百鸟衔来红玫瑰编织的王冠为她加冕,就连雍容华贵的牡丹也要低眉敛目。”

——Action

艾玛·伍兹是一名园丁。

虽然平时总穿着已经有些旧了的白衣长裤和缀着补丁的围裙,但大家都说她有着公主一般的容貌和姿态,如出尘的珍珠那样即使掩没在泥沙中也无法遮盖光芒。

“那只不过是街坊邻居的玩笑罢了,不必当真的,克利切先生。”艾玛目光温柔地照看着怀中的一束玫瑰花,随后递给站在花店门口的慈善家,“今天也是一束玫瑰花吗?真是好奇呢,克利切先生应该是想要追求女孩子吧?”

“啊……嗯,嗯。”克利切红着脸放下应付的钱,磕磕绊绊地开口,“不介意的话,我、我想邀请艾玛小姐今、今天共进下午茶。”

“诶,可以吗?”艾玛偏了偏头,“因为克利切先生是慈善家,看起来应该会很忙的,像这样空出一个下午给我这种小市民,真的没有关系吗?”

“没、没事!下午在东区388号的Ziferblat咖啡馆见,我先走了!”克利切慌忙摇摇头,拿着玫瑰束转身跑走,几瓣殷红的花瓣因为动作弧度太大而掉落在小花店的木门口。

“是个畏畏缩缩的男人呢,一点都不适合你。”休假的艾米丽端着自己的红茶坐在花房内的凳子上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幕,优雅地评论一句,“艾玛,什么时候你才能够找到一个好男人呢?”

“你可别嘲笑我啦。”艾玛无奈地推了推艾米丽。

“拒绝掉那个慈善家好了,然后让他死心免得他对你死缠烂打。”艾米丽耸耸肩,“像公主一样善良漂亮的艾玛小姐,才不会嫁给那种人呢。”

“你再胡说我就不客气啦!”艾玛举起身边装满了玫瑰花瓣的盒子,作势恐吓。

女孩子们嘻嘻哈哈地打闹起来,不过小花店很快就迎来了下一位客人,艾玛不得不扔下艾米丽去为顾客挑选花朵。毕竟是有艾玛的缘故,于是连带着这间小花店也变得格外的受欢迎起来。

“听说在东西区交界附近搬来了一位年轻的贵族少爷呢。”艾米丽无意间提及到这件事,“真是搞不懂那些富人的想法,明明住在西区中心要安全多了,我们东区这边可不敢保障他能在这里一直安安稳稳地生活。”

“说不定是一位温柔的绅士先生呢。”

艾米丽放下手中的茶杯轻轻呼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看着艾玛:“不过我先说一句哦,和那些贵族搭上关系才是真的麻烦,你这个小黄毛丫头好歹也给我多长点心啊。”

“知道啦知道啦。”艾玛对她做了个鬼脸,笑嘻嘻地转头埋进了自己的小花园。

伦敦的天气总是易变的,正午后的阳光尚且温和地照耀大地,却没想到在两三个小时后就渐渐被一寸一寸的阴云所遮掩,淅淅沥沥的小雨淋湿这座优雅而繁忙的城市。克利切临时接到孤儿院打来的电话与他有事商量,便先离去了,走时一时匆忙竟忘了询问自己放在心尖上的女孩是否带了伞。艾玛想起前几天自己那把放在窗外不知被谁偷走的雨伞,沮丧地叹了口气。

“东区的治安是真的很不好呢……”她坐在咖啡桌边望着落地窗外晶莹的雨丝,自言自语起来,“那些逍遥法外之徒都往这里聚集,连警察都不愿意管这片区域,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园丁小姐略带忧愁的眸子隐隐映在沾落雨点的玻璃窗上,如一池春水,泛出晶莹欲滴的森林般的翠绿。

“美丽的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是一道低沉悦耳的男声,浅浅地从耳畔传来,满是礼貌的笑意。

东区的人是很少会用这样的语气,亦或是这样彬彬有礼地称呼一位女士,哪怕政府已经开始着手于东区的建设,但是由生活环境所影响而成长的性格,又岂是那么容易改掉的。

大概是从西区来的某位绅士吧。

艾玛转过头,那位黑发的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燕尾礼服,略微低垂着眼眸,嘴角温和地半勾起,保持着一副最完美的绅士礼动作。

“作为一名绅士,理应对陷入苦难的人伸出援手。我看出您在苦恼,是因为下雨的原因吗?不介意的话,请允许我送您回去。”

“不用了,我等到雨停就好。”从小到大,艾玛·伍兹小姐都未曾被如此英俊儒雅的年轻男子搭过话,虽然她只是冲男子笑了笑拒绝了,脸却微微有些发烫。

“看这个天气,不到半夜的话,雨应该是不会停呢。”男子弯了弯眉眼,看似无意地轻呼一口气。仿佛是为了要验证他的话一般,窗外的小雨突然变得急促而狷狂起来,瞬间模糊了眼前的落地窗。

“那便有劳了,先生。我家住在Ilford。”艾玛轻声应着,伸出了自己的手。

那是最远离市中心的东区边界,伦敦治安最糟糕的地方之一,如果这位先生经常看报纸的话,就应该不会不明白这一点。

“能帮助您这样美丽的小姐,是我的荣幸。”男子接过她伸来的手,宽大的手掌温暖地包裹住园丁小姐的指尖,领着她向外走去,“我叫杰克,姓的话暂时不太方便说,直接叫我杰克就好。这样一来,能够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艾玛·伍兹。可以不用对我使用敬语的,我也不是那些高贵的小姐,杰克先生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那么,艾玛小姐,失礼了。”

他的声音犹如一把沉稳的大提琴,艾玛尚未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感觉一只温暖的手臂越过她的后背柔和而不失力度地握住了她的肩头,将她整个人向着杰克靠拢过去。那是一把单人的黑伞,根本无法同时罩住两个人,杰克把艾玛往自己的方向扯了扯,确保她安全地待在雨伞的庇护下,而他自己大半个肩膀都暴露在倾盆的大雨里。

“Ilford离这里很远呢,艾玛小姐为什么会想着来这里的咖啡店喝下午茶呢?”

沉默势必会引起尴尬,走过一段路后,杰克忽然这样问了一句。

“和别人有约而已,于是就来了。其实,我自己的小店的话,离这里也不算很远。”艾玛习惯性地偏了偏头,几绺发丝落在杰克握住她肩膀的那只手的手背上,“毕竟在东西区交界的地方,多少会安全一点吧,但是因为没有钱,店里也收拾不出住的地方,所以就算是想要搬家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这本来就是事实,艾玛觉得也没有什么可保留的,她也不过是东区贫穷中的一员罢了,有谁会想来对她不利呢?何况在面对杰克的时候,她难得多了几份倾诉欲,于是顺带就给交代了出来。

“女孩子一个人住在哪种地方的话,可是会很危险的哦。”感受到女孩一瞬怀疑的目光,就算不用问杰克也知道她想说什么。身形修长的男子微微低头,直视着艾玛的眼睛,“我猜的。如果是与父母居住在一起,我想他们一定舍不得让漂亮的女儿明珠蒙尘。”

园丁小姐抿了抿嘴,突然“噗嗤”一声轻笑出来。她转回头看着面前的街道,开口:“我只是觉得,杰克先生真是很温柔的一位绅士呢。”

握住黑伞的那只手蓦地收紧,却又很快恢复到平常的力道。

“我就住在交界的附近,有什么麻烦的话,可以直接来找我。”

“啊——我倒是听说交界附近搬来了一位贵族少爷,不会就是杰克先生吧?”

“嗯,或许就是吧。”

夏天的傍晚温和而宁静,如果不是因为拥挤交错的楼房挤占了树木的生存空间和暴雨无情的洗刷,那么此刻一定有许多烦蝉正在树上低鸣。天边的灰白色逐渐加深,无光的黑暗一寸一寸吞噬天幕,云层染上孤寂的色彩。

Ilford的确不是像艾玛这样善良柔弱的小姑娘所居住的地方。一路上,杰克感受到隐藏在死灰色的建筑背后那些不善的目光,仿佛是要将他戳穿,然而却又没有任何一个人露面,只是目送他送园丁小姐远去。

或者是因为艾玛小姐的缘故?那些小混混中应该有会喜欢她的吧?也许只是碍着园丁小姐的面子才不好当面出手揍这个令他们很看不顺眼的贵族男子?

杰克挑了挑眉,这样想着。

“杰克先生,我到家了。”再往前走几步,艾玛在一处小房子前的台阶停下了脚,随后她走到台阶的避雨处,对杰克微微鞠了一躬。

“……记得之前艾玛小姐说过,你有一家店在交界附近,可以告诉我,那是一家什么样的店吗?”

“小花店而已,盈利也不是很多的。”

“不介意的话,我能每天预订一支红玫瑰吗?”

“当然可以,杰克先生。”艾玛扬起脸,极其认真地看着面前高大修长的男子。她矮了对方差不多一个头,即使站在台阶上也要微微仰脸才能够看到杰克的眼睛,让杰克突然就很想把这位小小的姑娘拥入怀中。

但他毕竟没有这么做。

贵族绅士一手撑着黑伞略微靠近一点,另一只手伸出提她拢了拢脸颊边的棕发,动作亲昵却不带旖旎的暧昧,仿佛一位骑士终于鼓起勇气为他的公主整理仪容。细碎的头发扫过手心,一如方才艾玛的碎发轻扫他的手背。

仿佛他已经做过上百遍那般熟悉。

“那么晚安,艾玛小姐。”





TBC.

————————————————————————————————————————————————————————————————————————————————————————————————





①东区388号的Ziferblat咖啡馆是一家俄罗斯咖啡馆,被誉为伦敦最具特色的十大咖啡馆之一,此处为借用。

②Ilford是东伦敦较乱的地方之一,据说有很多小混混。

③东区388号是不是在伦敦的东西区交界我不是很清楚……但是Ilford确实在最远离市中心的东区边缘。私设东区388号就在交界附近吧。

④感谢指出bug!!吻手礼的受礼者一般是已婚女士,之前没有注意到,于是作了修改。至于杰克最后那个一点都不英国绅士的拢艾玛头发的动作……嘿嘿嘿。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15)

热度(276)